区块链怎么做_新手怎么玩区块链_数贝网

网站地图产业

当前位置: 数贝网 > 产业 >

筹资1400万USD的数字时髦公司The Fabricant,到底怎么样颠覆时髦范围?

时间:2022-06-23 20:00人气:来源: www.rhtyyjue.com

最近,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短视频入局数字时髦产业,计划推出名为“沸寂”的业务。该业务是一个全新的数字时髦社区,涉及虚拟服饰、虚拟人、虚拟时装等方面,构建一个将科技人文融入流行的市场。

字节跳动的布局并不是一时兴起,伴随元宇宙定义和虚拟技术的持续升温,数字时髦成为了一种新兴的产业。这种新的穿着打扮时尚不只引起了大家对虚拟世界的关注,也为企业带来了一个前景可观的市场。

TheFabricant是世界上第一家仅提供“数字化服饰”的服饰店,致力于塑造一个纯数字的时装产业,在最近刚刚完成了由加密基金GreenfieldOne领投的1400万USDA轮筹资,该笔资金将用于支持和扩大该公司在其NFT平台The FabricantStudio塑造“元宇宙衣橱”的计划。

继商业化最好的虚拟人和虚拟偶像赛道后,愈加多的公司开始将目光转移到数字时髦上。

从T恤、鞋子到名牌包包,从时尚单品再到运动品牌,都在推源于家的虚拟商品以追赶数字流行的热潮,那样数字时髦真的这么火吗?是新瓶装旧酒的把戏,还是尚未挖掘的千亿市场,The Fabricant又带来了什么改革?

受全球疫情的影响,过去时髦品牌在每一个季度举办的线下时装秀被中止,因此时髦范围不能不探寻新突破口来改变当下尴尬的局面。

一场前所未有些变革好像已经悄然开启,得益于元宇宙和NFT等有关技术的进步,构建了一个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有关联的新空间,而数字时髦则是虚拟世界中的要紧补充。

The Fabricant将“数字时髦”概念为“数字世界的一项交叉学科,包含了游戏和加密艺术。数字时髦涵盖了数字范围中的服饰设计、穿着和采集文化,在虚拟世界中,用户可以通过数字时装来表达多重自我的身份,展示个性。

此前,一家名为RTFKT Studios的工作室曾在Instagram账号上发布了一张埃隆马斯克穿着以特斯拉Cybertruck为想法设计的球鞋出席活动的照片,这双风格独特的球鞋吸引了很多粉询价。

事实上,这是由RTFKT Studios设计的虚拟球鞋,尽管这样,这双并没有于现实世界的鞋子,最后以1.5万USD的价格售出,而RTFKT也因此收成了很多的粉,随后还被耐克公司所回收。

数字时髦打破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即便是在日常并没有的面料,在数字世界中也能成为可能。而借用数字技术和有关工具,数字时装可以展示和实物同样的细节和外观,真的做到毫无约束的设计和展示。

今年4月,小红书与新天地XINTIANDI上线虚拟时髦活动,携手9位知名设计师,在小红书R-SPACE首发虚拟时装新产品。

自从去年以来,小红书就曾联合多位平台原生的艺术家推出了不同形式、不同主题的R-数字藏品。而在其R-SPACE板块上,更是可以用AR等各种形式解锁和体验这类数字藏品与虚拟时装。

新兴技术与流行的碰撞必然会为买家带来新的购物体验,也会彻底颠覆时髦产业的表现形式。

也正是由于数字时髦行业正在崛起,催生了不少为数字时髦塑造的平台,而总部坐落于阿姆斯特丹的品牌The Fabricant则是数字时髦范围极具代表的平台之一。

The Fabricant由Slooten与Kerry Murphy和Adriana Hoppenbrouwer于2016年创立,并于2018年上线其官方网站,是一家专注于开辟纯数字服饰将来,将时髦行业引入其中的工作室。

其开创者兼CEO Kerry Murphy过去在同意采访时表示,“The Fabricant一直在探索流行的可能性,大家创立了世界上第一家数字时装公司,打造了非物质时装的定义并从根本上打造了一个行业。大家在虚拟空间中创造了自我表达的将来,专注于自己的价值观,并把提高数字工艺作为使命。”

毫无疑问,The Fabricant为时髦行业带来了更多的可能,在元宇宙年代到来之际,为品牌无缝进入元宇宙范围提供了必要的工具与通道。

经过了6年的进步,The Fabricant获得了一系列非凡的收获。

2019年,The Fabricant与Dapper Labs合作,和AR滤镜设计师Johanna Jaskowska一块推出“Iridescence”数字化虚拟服饰,开创了数字服饰销售的里程碑事件。

The Fabricant与Dapper Labs合作,将其纯数字时装铸造为基于FLOW的NFT,为数字时装赋予了数字资产的价值,并借用FLOW的高度可扩展性,为设计师和创作者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此外,The Fabricant与Epic Games打造了合作伙伴关系,通过Epic Games的实时3D创作平台虚幻引擎对数字时装进行渲染,并构建交互式体验。

凭着FLOW和虚幻引擎的帮助,将来,The Fabricant将为所有创作者和设计师提供可以参与、门店经营并组织自己独立品牌和沉浸式活动的时髦多元宇宙,致力于成为虚拟世界最大最精致的衣橱。

TheFabricant先后为全球运动装公司阿迪达斯和时装超模KarlieKloss、3D艺术家StepheFung、时髦运动品牌Puma、美国高档功能性运动品牌underarmour、全球知名建筑与制作网站Dezeen、澳大利亚时装周等很多品牌、设计师及活动提供了丰富数字时装。

同时,The Fabricant还通过与品牌合作,用数字样品取代实物服饰,降低了品牌的碳足迹。专业户外品牌Peak Performance与The Fabricant合作,将其样衣的碳排放减少为原有些4%。

正因这样,2022年4月,The Fabricant宣布获得了早期加密基金Greenfield One牵头的A轮筹资,筹资金额为1400万USD,Red DAO、Sfermion和Ashton Kutcher和Guy Oseary的Sound Ventures等参投。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而今的The Fabricant凑齐了“天时地利人和”,在纯数字时装的赛道上将来可期。

传统的时髦设计是一个专业活,要从零到一将创意变为实质的服饰,需要绘制服饰成效图、选择材质、服饰打版、制作样衣、调整修改等一系列的环节和多方协作。

设计师需要有基础的美术功底及服饰设计的专业素养,需要要知道人体的大小和结构,不一样的服饰材质等等才能将想法变为现实。

可见时髦设计并非普通人能随意参与的,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还要消耗很多的物料,整个制作不只人力物力消耗比较多,制作周期也较长,行业门槛相对较高。

但The Fabricant将3D数字技术和时髦结合,上述问题便迎刃而解。

The Fabricant推出了一款在线服饰设计平台The Fabricant Studio,与时髦品牌和设计师合作将一些3D服饰放入其中。这类服饰将作为空白模板供用户用,用户再通过添加面料、装饰和配饰等进行定制化的服饰设计。

整个过程并无需用户学会3D设计软件亦或是拥有非常专业的服饰设计能力,用户可轻松设计出符合自己想象的数字时髦服饰。

可以说The Fabricant一举改变了流行的表达方法,将时髦设计从专业设计师的少数人的表达,变成了每人都能参与的自我表达方法。因为可以无视大多数的专业需要,虚拟时装平台The Fabricant可以充分释放通常用户大量的想象力,为时髦界注入了一股新的活水。

更进一步的是,The Fabricant在元宇宙中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数字经济,每一个人都可以从对服饰的自我表达中受益。

The Fabricant Studio能将用户设计的数字时髦服饰放到区块链上并生成NFT作品,让用户的与众不同的作品被区块链如此的不可篡改的互联网永久记录,并支持这类NFT作品的买卖,与在元宇宙内的各种数字环境中以3D形式的展示这类服饰。

而这类服饰是由提供模板的主服饰设计师,与用户一同创造的,销售的版税将平均分配给参与其创作的每一个人。

正如The Fabricant的联合开创者兼创意总监Amber Slooten所说,“大家设计了工具来帮助打造一个新的时髦产业,大家相信大家都会在这个产业中茁壮成长。”

近几个月来,大家对虚拟流行的兴趣激增,愈加同意数字经济与其中的元宇宙。因此,对于大家在元宇宙中的化身会有什么样的穿着,亦或者大家在元宇宙中怎么样更好地表达和展示自己,将会是大家愈加关注的地方。

在这种趋势下,现在尚且比较新颖的数字时髦产业可能会在之后成为主流,The Fabricant已经深耕这个范围许久,不论是与品牌的策略合作,还是探索数字时髦在元宇宙中的展示,都颇有建树,The Fabricant非常可能成为引领数字时髦进步的先锋。

当大家谈到流行的变革时,在过去几百年里大多数只有材料、形式和款式的变化,鲜有从本质上带来的改革,这也是为何当下数字时髦呼啸而来时,会引起这样大的追捧,由于这种变化从非常大程度上可以改变现在时髦行业的格局。

依据英国时髦购物搜索平台Lyst与数字时装公司The Fabricant合作发布的《2021数字时髦报告》显示,全球约有35亿人是数字时髦顾客,在总购买力中超越55%,这意味着全球近一半的用户可以成为数字流行的顾客。

当然和传统时髦相比,数字时髦还不可以与之相匹敌,毕竟全球70多亿人口,至少80%以上的人只须有搭配需要都可以归类在时髦范围有所需要。

其次,从用户属性来看,随着着网络长大的Z年代和年青的千禧一代,更容易同意数字化所带来的变化,并且他们也更习惯于通过更时髦更有趣的方法表达自我,这也是为何盲盒和数字藏品的尝鲜者都是青年。

因此,从市场本身来看,数字时髦会伴随元宇宙的壮大而继续壮大,它某种意义上归是元宇宙的进步。诸如摩根士丹利的剖析,到2030年,时髦和奢侈品行业的Web3.0收入途径可能达到500亿USD。

同时,虚拟人作为每一个人进入元宇宙的数字身份,对于数字时髦有着不可言喻有哪些用途。

大家在现实世界中会有各种个性搭配,在虚拟世界中同样这样,每一个人的个性和特点表现都需要依靠于虚拟形象,因此从整体市场背景来看,数字时髦产业的形成有其需要所在,而不单纯的是趋势变化。

所以,从用户趋势和市场需要来看,数字时髦已经成为了时髦范围新的一片蓝海。

现在大家大多只看到传统奢侈服饰品牌开始进驻元宇宙,诸如Gucci在Roblox上销售GucciDionysus包的虚拟版本,Burberry通过与Mythical Games合作在游戏Blankos BlockParty中推出NFT,甚至在刚刚结束的“618”中,各大奢侈品纷纷推出了数字藏品,来宣告自己进军元宇宙的决心。

这类反映出时髦巨头们已经看清楚这条赛道,假如一年前还是默默无闻,那样目前他们不能不抓住这一机会,同时这也为那些不驰名品牌在元宇宙中大展拳脚埋下了机会的种子。

而TheFabricant如此的新锐数字时髦品牌便是这一代表,大家可以看到他们在这一范围的建树,可能伴随数字流行的扩大,TheFabricant可能会成为元宇宙中的知名服饰品牌,毕竟延续几百年的时髦行业终于迎来了绝对意义上的“新生”,哪个又不想挑战下时髦巨头们呢?

【声明】:本文为元宇宙之心运营团队原创,未经允许严禁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大家,文章版权和最后讲解权归元宇宙之心所有。